2017-12-01

Edeka 的圣诞广告


Edeka 是德国最大的日常副食连锁超市。她每年十二月都会推出圣诞广告。

这些广告中的感人故事,精良剧本,丝丝入扣的演员表演,以及水准高超的剪辑和制作,使得广告中的食品每次都成了陪衬。

可能也正是因为 Edeka 集团谦虚地把自家的主打产品作为陪衬,向来厌恶广告的德国人十分愿意观看 Edeka 的圣诞广告,愿意被她家圣诞广告中传达的人与人之间的珍贵亲情爱情友情一次一次拨动心弦,同悲同喜。

今年圣诞月,Edeka 献映科幻大片。

话说西元 2117 年,人工智能早已主宰世界,人类退居乡野。机器人占领的城市里,圣诞节没有所谓……剧透到此为止,其余请大家自己观看。

片中有三处出现德语,这里先给大家翻译一下。

1. 机器人看到的破旧电影海报上写着《美妙圣诞》。
2. 机器人捡起的旧报纸上,头版头条的标题是:AI 来了,人们逃了。
3. 片尾的一行德语:如果没有爱,这只是一个节日。

本桑也被这个广告弄哭了。

2017-11-27

奶酪蛋糕史岱方


可能许多欧美人从小就习惯吃含糖量非常高的甜食点心,欧美的糕点可以甜到令许多中国人觉得难以下咽。曾经在本地的高级糕点店为家人订制生日蛋糕,拿到手的蛋糕貌美如花,却也是太甜。我非常喜欢广东餐厅里吃过的蛋挞,今年初夏在里斯本度假时,特地前往号称天下第一挞的名店 Pastéis de Belém 去朝圣。我妈妈咬了一口就放下了,说是 “甜到发苦”。所以爱吃蛋挞的同学请注意,如果你并不嗜糖,到广东餐厅去吃就可以了,来欧洲朝圣有可能会失望。

那么是不是在欧洲就没有口味清淡一些的糕点呢? 也不是。德国和瑞士的奶酪蛋糕,通常都不会过分甜。我在欧洲就很喜欢吃奶酪蛋糕。

德国常见的奶酪蛋糕。图片来自 Chefkoch
 先来介绍下奶酪蛋糕。

这种蛋糕的主料并非面粉鸡蛋,而是一种酸奶制品,属于鲜奶酪的一种, 德语叫 Quark,中文译作奶渣,字面上很不雅驯的样子,但是她本身味道和口感都不差的,德国超市里一般都有包装在纸杯子的 Quark 卖,用作家常烹调,或者做水果 Quark,或者直接开杯就吃。Quark 是将牛奶中的乳清分离后提炼出的白色渣状物,富含蛋白质、矿物质、乳糖、酵素及多种维生素。其中的钙、铁、磷含量尤其高。欧美的鲜奶酪种类繁多,quark 是属于质地稀薄且含脂量较低的一种,基本上有点像中国人熟悉的粥。本桑将 Quark 译作奶粥。 

欧洲常见的各种鲜奶酪,包括 Quark。图片来自 thecheesefarm.com, 作者 Ruth

奶酪蛋糕的基底当然也是用面粉鸡蛋等做成,一般用心的糕点店,底座的面皮都不会做得太厚,如上上图中的例子所示。用面皮围出蛋糕的底和边以后,就可以往上面倒奶粥了。但是奶粥往往太稀,倒在面皮上容易到处乱跑不成形状,于是许多奶酪蛋糕的配方都有淀粉之类的成分,增加奶粥的粘稠度。又因为奶粥含脂量低,口感不够丰腴且烘培以后没什么香味(油脂受热释出香味,是大多数食物的香味来源),所以大多数配方也在奶粥中加有黄油或者鲜奶油。

本来就喜欢吃这种蛋糕,所以,几个月前的某个周六,在菜场里看到奶酪蛋糕时就顺便买了一个。 回家一吃,惊为天人,记住了盒子上印的字号史岱方( Stefan's Käsekuchen) ,后来常常去买。


“史岱方奶酪蛋糕” 创始于 1995 年。创始人史岱方·林德(Stefan Linder)来自德国西南名城弗莱堡附近,黑森林中的小村庄 Ebringen。他年轻时做过宾馆业务的学徒(跟餐饮没有关系),到了三十岁还一事无成,浑浑噩噩不知自己要干什么,属于社会上的闲散人士。后来他试了妈妈给他的一个祖传奶酪蛋糕的配方,觉得好吃,就烤了蛋糕到弗莱堡的周末农贸市场去卖。 一开始,他的摊位占地只有 1.5 平方米,他举着切成小块免费试吃的蛋糕在人群中不停穿梭叫卖,旁边别的摊主都忍不住笑话他。


2017-11-24

正方、实惠、美味的 Ritter Sport

 
在德国有两大国民巧克力品牌,一是妙卡 Milka,另一个就是产自巴符州 Waldenbuch 的丽特运动 Ritter Sport。妙卡历史更为悠久一些,但是已经于 1990 年被 Kraft Food (现为亿滋国际)收购。而丽特运动则是至今由德国家族经营,年产巧克力约八万吨,行销全球,可说是德国传奇之一。维基百科上的译名把 Ritter 叫做 “瑞特”,这发音太过美国,不衬 Ritter 的德国传奇地位。本桑强烈建议大家使用 “丽特” 这个译名。

丽特巧克力公司最初成立于 1912 年。Ritter 在德语中的意思是 “骑士”,创始人 Alfred Ritter 和太太 Clara Ritter 都很喜欢包括骑马在内的各种运动,也喜欢在运动时带上巧克力随时补充能量。可是,传统的长方形大块巧克力很难完全塞进运动夹克衫的口袋,而且平板太薄很容易碎裂。于是,在 1932 年,克拉拉·丽特小姐发明了正方形的巧克力,整块巧克力由 4 x 4 的小块正方形巧克力构成,整体比传统的巧克力要短一些,很容易完全塞进运动夹克衫的口袋。而且新的版型增加了巧克力的厚度,使之不容易碎裂。丽特巧克力公司也更名为丽特运动。这个正方形现在是丽特运动的招牌外观,在德国受到法律保护,别的巧克力公司不得效仿。

说到欧洲的名牌巧克力,大家可能会立刻想到瑞士的 Lindt,或者比利时的 Godiva,Mary 之类。那些贵价巧克力我吃过以后认为有两点美中不足。首先是普遍甜过头,除了少数几种黑巧克力之外。德国的妙卡也是含糖很高,我吃不了几小格就被甜到喉咙痛。其次,贵价大牌巧克力可能因为在货架上的时间相对较长,等我拆开吃她时已经不太新鲜,其实颇影响风味。而丽特家的巧克力,目前有四十多个不同品种,很少出现甜腻过头的味道。是否跟两位创始人热爱运动,注意控制糖的摄入量有关?丽特的口感也是细腻润滑,不滞不涩。加上因为价格不太贵很多人买,一般而言,人们吃到口里的丽特巧克力不会已经在货架上停留太久,更加保持了新鲜出厂巧克力的香醇风味。我人在欧洲十多年,吃来吃去,觉得最好吃的成品巧克力竟是德国的平价牌子丽特运动。在知乎上惊喜地发现,不少中国的巧克力爱好者也力推丽特运动为“性价比最高的巧克力”(提到丽特运动的那个回答最多人赞同),不得不赞一句见多识广的中国同胞智慧过人~~

这间公司自1970 年代起就以 “Quadratisch,Praktisch,Gut”(正方、实惠、美味)作为宣传口号。勤劳踏实的巴符人践行这句口号,不浮躁不取巧,丽特运动在德国国内的巧克力测评中获得过好几个质量单项的第一名。

丽特运动公司的巧克力车间外观。 图片来自互联网


丽特运动公司的行政楼紧挨着生产车间,图片来自互联网。
近来我帮这间百年老厂做一些信息化的基础工作,有幸了解到他们的生产流程。从原料粗磨、混合、精炼、到半成品灌注、成品包装,丽特运动在每个环节都有严格的质量管控,监测几百项数据。一旦有巧克力质量问题发生,有完备的回溯机制找出原因,尽快改善。厂区人员出入有十分严格的规范,我只被允许出入 IT 部门所在的办公室。假如要进厂参观,需要额外申请资格,登记在册并且更衣消毒。丽特运动十分注重原料品质、公平贸易以及可持续发展。他们在多日照地区拥有一间太阳能发电厂,发的电用于巧克力车间的生产。


2017-11-23

同纬不同温

因为项目工作和线上课程,上几周比较少更新。 音乐仍然是天天听,主要是在通勤路上和接送孩子上学路上。过些时候再跟大家分享音乐心得。

最近做一门线上课程的功课。课题大方向由教授给定:找一个有关斯图加特地区天气现象的具体课题,自己在网上找数据做分析,把分析结果用视图呈现。我上交的功课得到很好的评价,同学鼓励我发表出来,所以今天写一写我的研究报告。

课题简介


我在世界地图上找了跟斯图加特纬度十分接近的 5 个城市,分析她们在过去十年里的每日天气数据,比较这几乎同纬的六个城市的气候特征的异同。 研究的六个城市及其概况为:

CityLatitudeAltitudeElevation(m)PopulationCountry
Stuttgart48°47′N9°11′E332.50623,738Germany
Vienna48°12′N16°22′E199.001,867,960Austria
Qiqihar47°21′N123°55′E148.005,357,003China
Bellingham48°45′1″N122°28′30″W79.8280,885USA
Quebec City46°49′N71°13′W89.64531,902Canada
Paris48°51′24″N2°21′03″E81.852,229,621France


用到的每个城市的原始数据为:
  • 每日平均气温(摄氏度)
  • 每日降水量 (毫米)
  • 每日积雪深度(毫米)


数据来源


我用到的气候数据来自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缩写为NOAA)的气候数据库。 NOAA的气象数据采集网点虽然遍布全球各国,但是并非所有站点都发送同样类型的数据。来自美国本土气象站的数据类型就比较丰富。除了基本的每日气温,降水量等等,还有风向、风强、天气类型等等。许多站点的气候数据甚至细到每小时。来自外国站点的数据类型丰富度和采集频密度就大为逊色。我仔细观察之下,也只有每日气温,降水量和积雪量可以比较。我很感兴趣的天气类型比较,由于数据缺失没法做。

当然,应该可以从各国的气象部门找到更为翔实的数据。但是我们做这种功课,时间极为有限,课程训练重点在于信息制图能力,我也就没有一一向各国的气象部门索取更为详尽的天气记录。我很想采样的欧亚大陆中部的同纬城市,乌克兰境内的或者哈萨克斯坦境内的,因为 NOAA 没有这两个城市的数据,只能作罢。



2017-10-11

熟到多熟才算熟

在前几篇谈音乐的网志中,我常常说自己对西方音乐不够熟悉,所以难免觉得隔膜,“没感觉”。

那到底,听音乐是要熟到多熟才算熟呢?

就比较简单的单声部或者双声部流行歌曲来说,很多人到都能把喜爱的歌曲从头唱到尾。就算歌词背不下来, 曲调也完全记得。 这个就可以说对某首歌曲很熟悉。 假如能够再了解一些该首歌的时代背景,作曲家创作时的心态想法等等背景资料,当然更好。 无论如何,假如全曲可以从头哼到尾,就可以算熟。

我们把这个标准应用到器乐作品里。问题来了。


单一的横向旋律还是不难记忆甚至用人声模仿。然而,很多器乐作品是复调作品。比如兴盛于巴洛克时期的赋格曲,比较常见的有两个声部到四个声部,但有时甚至 6 个声部 8 个声部你追我赶此消彼长,我听这种作品的时候,脑神经不时感到分裂,不知道听住哪个声部比较好, 更不用说清晰记忆。 还有一些曲式,比如帕萨卡利亚舞曲, 其灵魂在于最低声部的寥寥几个音不停反复,听者的注意力很容易被上面的旋律给带走,就算记住了上面那几个音其实也不得要领。 顺便说一句,几乎每个人都听到烂熟于心的 Pachelbel  《D 大调加农》其实不是加农,而是一首帕萨卡利亚舞曲。 普通听众有几个会注意到这一点而用心去辨别并记忆低声部那几个无穷旋转的基音? 但是说实话,赋格那种复调音乐听惯了以后是非常非常有趣的。音乐出来了,某个时刻你会对某个声部有所期待,期待被满足以后是很开心的。或者,你听出不同声部之间的呼应会觉得很美; 或者,某个时刻完美的对位,甚至会引起你的敬畏。

2017-10-08

吕克特、舒伯特: 你是安宁


吕克特 (Friedrich Rückert,1788-1866) 是德国浪漫主义后期的一位重要诗人,也是德国东方学的创始人之一。 他精通 30 种语言,曾经翻译过 《诗经》,以及李白、孟浩然等的诗作。 他写的德语诗歌,句法精妙,在意象运用上时见东方诗歌的神秘含蓄, 深受同时代以及后世的作曲家喜爱,有 121 部基于其诗作的音乐作品传世。



舒伯特是第一维也纳乐派中比较特别的一位音乐家。因为出身清贫,他在幼童时期的音乐启蒙教育比较薄弱,并没有像莫扎特或者贝多芬那样,5、6 岁就琴艺过人名动天下。 他天生一副绝美的嗓音,11 岁时被选中进入国立寄宿学校,在合唱团中唱的是女高声部,直到变声为止。 在那间寄宿学校里,唱歌之余,他在学校的业余乐队里担任第二小提琴手,短短一年就因为过人的天赋成为小提琴首席,偶尔客串指挥。 在那个时期,他接触到大量海顿、莫扎特和贝多芬的器乐作品。 他 31 岁就因病去世,在短短的一生里写了 18 部歌剧和 600 多首艺术歌曲,几乎就是一个人撑起 “德语艺术歌曲 (Lieder)” 这个音乐类别。 除了声乐作品之外,他还写了 10 部交响乐,19首弦乐四重奏,22首钢琴奏鸣曲 ,4首小提琴奏鸣曲。假如舒伯特能活得再久一些,就产量和作品艺术性而言, 整个音乐史上将没有任何人可以和他相提并论。听过的交响乐中,至今最喜欢舒伯特的第 9 号 《伟大》。 关于他的交响乐作品,大家常常可以听到诸如 “精美的古典形式与宣言般的浪漫主义精神的完美统一” 之类的评论。 而我喜欢她们的最大原因,是那无处不在的歌唱旋律。 舒伯特在交响乐中比任何一位前辈大师更喜欢用管乐独奏,我的解释是,管乐独奏更为接近声乐的音色,他在交响乐中也不停歌唱。


2017-10-06

范仲淹 《苏慕遮 · 怀旧》 谱曲


年前整理旧物时发现中学时的习作。 这是我当时上交的音乐课作业。 老师没有限制题材形式,也没有要求和声对位,我们只要写出一个声部就可以交差。

想不起来,为什么小小年纪选了这么沉郁的古词来谱曲。可能是因为她比较短小,也可能是少时喜欢扮深沉。 现在看来,整个曲子往下移四度变成 C 调,男中音演唱比较合适。

刻写乐谱用的软件是 LilyPond 加 Frescobaldi。 视频中的音乐由 LilyPond 自动生成,不是我弹的。


想要下载乐谱可以点击这里。 欢迎配器。 任何形式的再创作,只要注明出处和原作者就可以。

碧云天,黄叶地。 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山映斜阳天接水。 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 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 明月楼高休独倚。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少不更事,读到这首苏慕遮,写旋律可以一挥而就。 如今栏杆拍遍,这样的词却是不能再看。




谢谢阅读, 下次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