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9

2016 暑假纪行之六:南塘老街 (下)

本篇全部照片可以点击放大

南塘老街如今划为 “南街”



和 “北街”:





两个区域。 南街上有电影人袁牧之的故居,北街也有城南书院等不少文化设施。两大区域交接的小广场,地面有鹅卵石铺成的图案。 大热天的中午,没人的时候是这样:



黄昏时分,就有出来纳凉的男女老少脱去鞋子在鹅卵石地面上一圈一圈走,人多的时候还有很整齐的转圈队伍。旁边则常常有围观的外地游客。那天晚上,在这里遇到四位出来旅游的香港师奶,用广东话读着广场旁边铭牌上的介绍文字。看牢铭牌上的字,我居然把她们的广东话全都听懂了。还遇到过一群荷兰来的游客,他们饶有兴趣地在每一间店铺面前停留张望。 总之,夏天的晚上,整个街区人气很旺。



江南的民居群落,当然少不了亭台楼阁:

2016-09-28

2016 暑假纪行之五:南塘老街 (中)

本篇全部照片可以点击放大

上一篇说了街区里的传统餐饮字号,这篇由近及远,说说那里的洋餐厅。

近邻朝鲜国参与经营的 “柳京朝鲜餐厅” 曾于去年在南塘老街开门迎客,据说有 19 位来自朝鲜的年轻女孩在那里做服务生和驻场歌舞演员。

谁知今年四月,这里的 13 位朝鲜人经第三国投奔韩国,闹出一场不大不小的外交风波。然后没有走掉的朝方人员全部回国,这间餐厅从此歇业,至今大门深锁。在网上可以了解到,曾经在这里工作的朝鲜少女们都是出身世家,应该说是“政治素质过硬”。在这里工作期间,基本是深居简出,跟外界没什么接触。朝方当然有派人严格看管,有诸如不许单独外出的守则 —— 比较庆幸,在中国,普通民众的人身自由如此受到限制的时代已经过去,也不可能再到过去。饶是如此,还是阻挡不了朝鲜的年轻人投奔自由世界。事发以后,朝鲜方面说是韩国掳走了朝鲜的无知少女。当时真相怎样,恐怕外界在今后很长的时间内都无从知晓。

柳京朝鲜餐厅的围墙外面仍然挂着尺寸不小的朝鲜风俗画像。画家笔下的朝鲜人民,在阳光里笑容温婉端庄,衣着合身鲜亮。祝愿广大朝鲜人民早日拥有温饱和自由,可以在她们的家乡安居乐业,不必再历经艰险逃去外国。

据说这间餐厅未歇业时,菜式也是家乡的本帮菜为主,厨师都是家乡本地人。饭菜价格昂贵。据说,那些朝鲜服务生的薪水,有很大一部分(超过 7 成)是要上交给朝鲜政府。




这间料理店,就在南塘河边上。说不上来到底是韩国料理还是日本料理:



这个街区有好几间日式料理, 或者日本主题餐厅,杂货铺。

下面这间 Arabica 咖啡屋,也是 Hello Kitty 主题餐厅。除了饮食,店里好像还有各种 Hello Kitty 的商品贩卖:



入夜是这样:



这是 Kitty 套餐吗?




2016 暑假纪行之四:南塘老街(上)

本篇全部照片可以点击放大


家乡南郊一带,一直到出国以前我都很少去。那里有一条南塘河,据说沿河曾经有来城里贩卖手工制品的乡村民众聚居。一直到 2010 年代初,那里的老房屋比较破败失修。2012 年,一个旧城保育项目把那里的老房子修整翻新,500 多米长的街区进驻了几十家店铺,多为贩卖家乡土特产的小吃店。后来又开发了第二期,第三期。目前,整个街区长 1.5 公里左右,传统而又时尚,店铺和文物都丰富多姿,本地市民和外地游客都络绎不绝,如今在家乡的地位简直好比 el Gotic (哥特区)在巴塞罗那的地位。今年暑假回家,特地去了好几次,虽然每次都是匆匆。这篇就分享一些南塘老街上的所见。

白墙青砖黑瓦,典型的明清浙东民居形制。这条小巷往里面走,就到南塘老街的主街面了。



这是卖糖饼的全丰记。儿时很爱吃糯米糖:




最爱的点心是小馄饨。二十多年前,离我的小学不远,现今逸夫剧院广场前面有一间国营的馄饨店。好像是五毛钱一碗吧,那个鲜美的味道至今还在。这间十六格馄饨店我有去吃过。用料质量非常好,馄饨里面好多鲜猪肉啊!作为小馄饨来说,好像肉太多了点呢。可是那个汤底好像不是特别美味,没有记忆中的五毛馄饨汤好吃。这店里的环境和座位倒还是二十多年的形制。十分简陋的木桌和木板凳,大概顾客太多磨损严重,短短一年多就一副曾经沧海的面容,很像儿时的馄饨店里的桌椅外观。不同的是,儿时的馄饨店里用的是粗瓷餐具,但是,这里的餐具,除了木筷子之外全是塑料……



这间名叫 “大粽师” 的店里的粽子,品种十分丰富。这张照片,以及下面的部分照片,是正午时候出去拍的,大家怕晒,所以街上比较少行人。一到傍晚,整个街区就热闹起来了。

虽然这个街区的许多建筑其实是仿古新建,但是仔细观察的话,还是可以发现老房子原物里的粗壮木梁椽柱,或者老旧窗格原物,是有用在这些仿古建筑上。这些仿古建筑也算是有血有肉。



2016-09-23

写在 Civilization VI 正式发布前一个月



念大学的时候,课余非常喜欢玩 Sid Meyer's Civilization 系列游戏。周末或者小长假的时候,一个人关在宿舍里,桌边准备好干粮和水,对牢电脑屏幕通宵运筹帷幄,过足君主治国瘾。这款游戏,可以让玩家在短短几小时或者几十个小时之内,“亲身”遍历人类几千年文明发展史,从蛮荒的史前时代一直到未来太空时代。许多从游戏中得来的感悟与少时读的黄仁宇先生的史学著作互相印证,远比各种说教更为深刻地改变了我的世界观和历史观。以前就写过一篇《小议 Civilization IV》,谈了我对 “普世” 的看法,粗浅地谈了一些人类文明进程中,不同历史时期对政制选择的逻辑

近年来,各国人员流动更为频繁深入。又逢时局动荡,全球几千万身处战争或者灾害中的人们流离失所,尤其中东北非地区的难民潮水般涌向欧洲。是带来了许多社会问题,这些社会问题也引发了广泛且深入的讨论。

不知为何,我总是想到这款游戏。这里罗列一些零碎的想法。

丰衣足食的人们不可避免地追求更多思想情感的自由,不可避免地追求更多高层次的尊严。许多事情,一时一地的得失计较,终究抵不过文明进程的洪流。很希望祖国的领导人多玩玩这款游戏,看清整个人类文明进程的大体走向,看清我们身处的时代坐标,放弃一些落后的制度,令国民更为安乐满足,也为国家的进一步发展创造更好的制度和文化条件。



2016-09-21

2016 暑假纪行之三:老外滩

本篇全部照片可以点击放大


























家乡的老外滩是本城旧码头的所在地。1840 年中英《南京条约》中写明五口通商,四年以后老外滩就带头对外开埠通商,比上海的外滩还要早二十多年,是中国为数不多的几个具有百多年历史的老外滩。

后来随着上海口岸的崛起,和水路运输的没落,这个老外滩也日渐没落。大概从十多年前开始,市里对这片区域进行整饬,修复和改造,现在已是别具一格的文化场所和商业街区。

我很小的时候,到上海去还是在这里坐轮船的。沪杭甬高速公路建成以后,水路运量急剧下降。2001 年,最后一班往返上海的客轮也停驶了。当时正好市政府正在为兴建市立美术馆寻址,又正好当时中国美院的院长许江和建筑师王澍教授在家乡考察。他们就向市政府建议,把废弃的航运大楼改造成美术馆。后来这座美术馆成了王澍教授的代表作之一,而王教授也在 2012 年获得了建筑界的最高奖项普利兹克奖。

王教授保留了原有航运大楼的空间结构,以保留这座大楼的城市记忆。同时,原有的码头也得以保留。维基百科上介绍说:
建筑主体设计方面,建筑面向人民路的一部分并没有采用常见的广场或者台阶布局,而是利用一个入口的高台院落和栈桥的设计,寓意中国传统院落的结构。面向甬江的一侧则利用两个扁平长方形相互叠加从而体现出船的形象。建筑主体二层包含100扇高8米的衫木板门,装饰在100米长,6米宽的沿江长廊一侧,意图重建一种已经断裂的生活方式。 
建筑的空间利用方面,设计者将建筑一层设计为开放展厅,可举办各种不限于艺术的展览,以支撑美术馆的日常运营。为此,设计者有意将室外的地砖一直延伸到展厅内部,寓意展厅的开放性。而二层以上则为纯艺术展览和创作空间。 
材料利用方面,美术馆的基座采用本地传统建筑中常用的青砖,基部采用特制的城砖砌成,与周边老外滩的砖砌建筑保持一致,又体现出美术馆建筑自身的特点。基座中嵌有洞窟,取材于敦煌,暗喻所在地轮船码头曾是本地人乘船前往普陀山进香的始发地。上部则为钢木结构,喻示船与港口的材料。

这里的重要展览包括国际平面设计双年展。









这座美术馆建成以后,全国各地的文艺青年慕名前来参观。九年前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我们也有去参观,他对这座建筑和我的家乡印象很好。只是当时看的法国人的抽象画我们俩都不太懂得欣赏,里面转了几圈就出来了,还是沿江散步比较开心。

以前的老码头,现在 “泊” 着各种水上餐厅和酒吧。九年前,江边还没有这些,视野还开阔,江涛潇潇来去,声声入耳。这些餐厅和酒吧遮挡行人视线,肢解江边空间,个人并不喜欢。



而沿着江岸的水域,早有芦苇繁茂。常有市民在江岸钓滩涂动物:



这样的小螃蟹,洗干净以后用酱油和黄酒腌渍,是儿时的美味:



2016-09-16

暮色中的苏黎世

第一次坐电车四号线的时候, 对沿线的设计博物馆很有兴趣。 一个晴朗的傍晚,又坐四号线想去看看。 本篇照片全部可以点击放大

谁知设计博物馆正在关门修整, 要等 2017 年 5 月才完工。





后来才知道,其实离我的旅店不远, 就有设计博物馆的展厅,现在开门迎客的。好的下次走去看看。

既然出来了,就再四处看看吧。 歌剧院前面的喷泉边, 有两个孩子正在玩水。 那个喷泉, 有时安静有时突然水柱激射,很难捉摸。






歌剧院的黄昏:



周围小品:



歌剧院旁边的游船码头, 天上有新月如钩:



往回走, 看看利马河沿岸风光:

2016-09-15

斯图加特获得德国 HWWI/Berenberg 大城市文化实力评估三连冠





2016 HWWI/Berenberg 德国 30 座大城市文化实力排名

几天前, 汉堡世界经济研究所/贝伦贝格联合发布了两年一度的德国 30 座大城市文化实力排名。 今年,斯图加特连续第三次获得第一名。 前五名中还有慕尼黑, 德累斯顿,柏林和波恩。 倒数前五名分别为杜伊斯堡,门兴格拉德巴赫,盖尔森基兴, 乌普塔,和多特蒙德 (为什么都在北威州……)。



这个文化实力排名,是从两大方面来评估的。

其一为城市中的文化产出。主要指标包括:

  • 每 1000 人的戏院和歌剧院 (不包括露天音乐会)的座位数; 
  • 每 10 万人中的博物馆展览数量;
  • 平摊在每位市民身上的公共图书馆投资金额;
  • 文物古迹的保育金额 (绝对值);
  • 每 1000 人中的电影院座位数; 
  • 每 1000 人中的(业余)音乐艺术学校学生数;
  • 文化事业的职员百分比;
  • 每 1000 人中的诗人数。 


其二为市民的文化活动参与度。 主要指标包括:

  • 每人每年观看几次舞台剧或者歌剧 (不包括露天音乐会);
  • 每人每年参观几次博物馆
  • 每 1000 人中有多少活跃的图书馆用户
  • 每 1000 人中有多少地方文化节日的参观者
  • 每 10 万人中有多少拍卖行,画廊和艺术品交易商
  • 每位市民的平均文化事业产值
  • 所有企业中,从事文化产业的企业的百分比


发现简书

不久前我刚刚说过,中国的大多数著名网站广告太多太乱,内容又恶俗不堪,作为普通用户我觉得那些网站很不尊重我。 但是,不久又发现一个很好的网站,完全就是我上面的指责的反面。

我在这里用心写的一些东西, 比如那个斯图加特 21 系列,也是很想给国内的亲友看到。 对大多数人来说,随时翻墙总归有些麻烦, 所以我一直有在寻寻觅觅,给我的那些文章在中国国内找一个方便分享的服务器。我不喜欢微信。大一些的网志网站, 比如新浪博客,网易博客等等,读者界面上都有广告,而且投放什么广告不受我的控制。我不想自己网志上出现恶趣味的广告或者广告标题。所以不考虑那些大站。知乎专栏的读者界面很不错的,但是在那里写专栏需要实名身份认证。我自问不做伤天害理的大坏事,其实也并不怕中国的警察找上门。但是,只是为了写一些知识性的文章而无端必须验交身份证,这让我觉得有点……怎么说呢,不太舒服吧。我真的没想做坏事。于是继续寻寻觅觅。

有一天看到知乎上有一个有关网志网站推荐的问答中提到简书。于是就去体验了下。 真的是有一用倾心的感觉。

首先,无论是写作界面还是读者界面,真的是没有任何广告, 设计十分干净大方,简洁现代。简书说她的宗旨在于为大家提供一个安静写作的地方。她真的说到做到。 她也十分尊重繁体字用户,界面的简繁转换极度简单,你写的繁体字,系统也不会自动转换成简体字。


2016-09-09

会说 33 种语言的德国超级大脑 Michal Perlinski

Michal Perlinski (右), 照片来源: 德国电视二台 ZDF
昨天晚上德国二台的 “德国超级大脑” 节目中,今年 28 岁的 Michal Perlinski,因为能够记住过去所有 61 届欧洲歌唱大赛 (以下简称 ESC) 中 1244 首歌曲及其相关事实,而获得 “德国超级大脑” 称号。

Perlinski 在波兰出生,自幼跟妈妈移民到德国,在双语环境中长大。 他妈妈说,他从两岁半开始就热衷语言学习。 很快,家长就已搞不清楚他在说多少种语言。 现在,他能说 33 种语言,其中 15 种说得流利。他说,欧洲的语言他已经基本上学全了,现在正在努力加强他的普通话,日语和韩语能力。 他课余在杜塞尔多夫机场的免税店里打工。 店里的客人听到他讲他们的语言总是特别激动。

他的语言天赋究竟特别在哪里呢? 神经学专家解释说,他把字母当作色彩来感知, 五彩缤纷的单词他过目不忘, 而常人总是要不停复习才能记住。我这常人有点难以想像这种文字感知方式。

除了语言天分,他还有惊人记忆力。所有 61 届 ESC 比赛中, 所有歌曲的歌名, 名次, 出场顺序, 得分, 歌手名字, 以及跟歌手有关的花边新闻, 他都记得。 昨天节目现场播放三首 ESC 的往届歌曲片段, 他准确无误地说出跟歌曲有关的各种资料。 主持人问他,那些陈年比赛的录像他到底看了多少遍?他说,最多也就一遍,而且不少歌曲看的还只是片段。 这就是所谓 “摄影机记忆力” 吧?

2016-09-07

就身份认同问题答 Titus Leung 先生

在欧洲动态网页上看到 Titus Leung 先生对我的留言跟进。blogspot 的留言系统不是很好用,所以在这里答他一下,方便排版,也方便加上文章链接。

首先要谢谢 Leung 先生不辞辛苦写那么多字,诚实讲出自己想法,讲话也很有礼貌,没有令我觉得冒犯。是一个交流的态度。“可恨” 不至于,我恨别人又不能令别人爱上我,而我目前觉得人活着的宗旨不外爱与希望(当然这又只是我的个人偏见),平白恨人太不划算了。至于那些口口声声蝗虫支那的极右分子,如果按德国律例,废话少说直接罚款或者收监就是了,让他们自己晓得痛。现在和未来,我们最不需要的是更多的仇恨,您说是不是?

我在该文第一个留言中说:
个人觉得, 作为一个生长于中国的世界公民, 无论在何时何地, 咄咄逼人当然不好, 但是也不必妄自菲薄。 不亢不卑, 坚持理性和礼貌是个应有的态度。
这句话重点其实是后半句:“不亢不卑,坚持理性和礼貌是个应有的态度。” 为什么重要?因为我讲话或者写文章比较重视建设性。指出什么是不好的还不够,喜欢提出一个自己觉得比较好的设想或者建议。很多时候那些想法会可笑或者荒谬,但至少我是用心用脑想过的。可惜的是,这短短两行,您却只引用了一行,且漏下了建设性的部分。


2016-09-05

苏黎世电车四号线

上周在苏黎世公干,下班以后坐公交车去旅馆。转车时不确定是否坐对方向,于是问了下邻座的一位年轻女士。她说,我们上车的地方就是这条线的一个终点站,只有一个方向,不会坐错。又说,这条线路的另一个终点站 Mühle Tiefenbrunnen 就在湖边,而且车站旁边有一幢非常美丽的老建筑,天气这么好,可以去看看的。又说,欸如果你真想去那里,这条电车线路穿过整个老城区,好慢的,不如坐地区火车,一两站就到了。

其实那天我半夜四点就起床赶飞机,又在办公室做了近十个钟,已经累到坐也坐不稳了。但是旁边这位女士笑容可掬,不停跟我说话,我也不好意思不答。于是就跟她一路聊天。她问我是哪里来的,又说她也常去德国公干的。然后又介绍我那间旅店所在的街区,本是一个工业区,现在改造成新的商务区和住宅区,有不少名店,博物馆和贵价住宅。有这么热情爽朗的瑞士本地女孩子一路做伴,心情转眼靓如夏花,眼睛看到什么都是玫瑰色的。

到了旅店放下行李,实在累得快要散架,但是觉得不能辜负这个玫瑰色的傍晚,就再独自踉踉跄跄出门去看湖看河看人看建筑。

话说那位女孩虽然讲话又多又响,可真没有说半句大话。苏黎世电车四号线简直就是旅游专线,沿途经过苏黎世科技园,老船坞,Gestaltung 博物馆 (设计博物馆?),老市政厅,中央火车站,之后可以见到河道,经过歌剧院,一路目不暇给,直到终点站 Mühle Tiefenbrunnen。只带了手机出差,没有拍到很多美景,简单放几张照片吧。

Mühle Tiefenbrunnen,位于苏黎世湖的西北角。十九世纪时是酿啤酒的作坊,现在里面有博物馆,剧院,舞蹈学校等各种设施。



老房子对面就是苏黎世湖: